主页 > 热搜家电 >大学应该教创业吗? >

大学应该教创业吗?

[2020-06-29 09:37] 来源: 申博手机安装app
大学应该教创业吗?

(

在全民拼经济、全台疯创业的氛围下,大学似乎成了就业与创业的培训所。但从高等教育的初衷与设计上,大学不是职业训练所,更不该是创业加速器。也许短期内大学教创业是不得不然,但与其让大学教创业,不如让创业者办学校。我们需要的是支持创业的资源环境、理解创业的体验机会,而不是鼓吹创业的空泛口号、模拟创业的校园竞赛。因为,人格特质与实务经验,是无法从课堂跟教科书里学到的。

大学的创业课程,该调整吗?

最近,我的好朋友、Cacafly 共同创办人 Brian 写了一篇掷地有声的文章:,里面提到:「请实务界人士搭配学术型教授一起开课,推出强调参与式跟实作式的教学。大学同时鼓励学生跨学系、学院、跨校合作甚至跨国合作,并与企业合作组织学生进行短期专案,都是能帮助学生模拟未来职场生活的有意义学习。」

我非常认同。

而我另一个朋友 Miula 也回应了 Brian 的文章,写了,更是精準的列出创业者需要的实务课程,例如:「轻鬆社交 – 如何跟不认识的人马上聊开」、「公司估值理论与实务 – 你公司的价值到底是多少」、「新创公司融资方式与实务 – 3F、天使、创投、群募、贷款」等,这些都是非常实际而必要的创业者技能。

但问题是,这些课程项目与教学情境,在我们现在的大学里,是否真的能开授成功?

身为 多次参与 创业、现在经营 创业加速器 的创业 狂热爱好 者,多年来,我也经常 批评 台湾的高等教育,没有用对的方式、对的师资、对的「角色典範」,教导「创业」这件事。

我曾经在两所大学兼任、开授创业相关课程,五年来也在十几所大学演讲数十场,但无论身为教师或讲者,感受都非常糟糕。倒不是学校、系所或邀请者不重视这些课程或演讲,而是 「大学的开设目的与运作方式,原本就不是为了创业而设计的」。

创业,跟念大学有什幺关係?

这几年在产业转型需求下,台湾从全国拼经济,变成全台疯创业,各部会都把创业当成政策指标。但我对于 要求大学开授创业课程、甚至大力鼓吹学生创业这件事,我其实非常忧虑 。

让我们先想想,念大学跟创业这两件事,有什幺异同之处。

关于高等教育,我不是专家,但至少也接受了十多年的高等教育,兼任过研究职位、并在学校授课,多多少少可以算是参与其中的使用者与推动者。

高等教育,尤其是大学以上至研究所的学程,原本就是为了学术研究而设计,念大学的目的应该是成为知识份子与研究学者做準备,研究所以上则是为了培育未来的学者与教授。

因此,若仔细探究大学起源的几个国家,对于学生筛选跟招募数量,都有非常严谨而菁英式的思维。

当然,成为伟大的学者,必须质疑经典、挑战权威,学术研究的核心在于追求真理、勇于思辩。因此,大学固然有保守传统之处,但真正的学术传统,就是 应该不断打破传统。

创业呢?

创业就我的认知,也是打破框架、创造价值。但是随着产业更迭与市场变动加速,以及创业进入门槛随着资讯的 边际成本大幅降低 ,还有 开源硬体 的出现,因此,教科书上的知识与学研机构里的技术,对于创业这件事的重要性越来越低。

因此,美国除了几位格外知名的辍学创业者如 Bill Gates, Steve Jobs, Mark Zuckerberg 之外,也有越来越多的创业者与投资人,开始鼓吹大学教育无用论,或开始创立新型态学校。例如 PayPal 共同创办人、的作者 Peter Thiel 设立 奖学金 鼓励年轻人辍学创业、还有硅谷创投家族第三代 Tim Draper 设立 的  Draper University。

没有错,从 数据上 来分析,就算在美国,多数的成功创业者依然是 大学毕业居多 ,但随着 Hacker 与 Maker 的年纪逐渐降低,线上资讯与教学型态的多元普及,如果每週看三部 TED 影片,或者接受各种开放课程,一年后所学得的知识深度与广度,应该会超过大学四年的教科书总和。

大学能够教你如何「结婚」吗?

先撇开创业,让我们聊聊婚姻。在谈论创业的相关议题上,我跟 Jamie 常常用婚姻来比喻共同创办人之间的 紧密程度 ,以及创业者跟投资人之间的 伙伴关係 。

事实上,创业的难度,不会比创造幸福婚姻与美满家庭来得容易。而且,创业者的人口比例,应该远比结婚人口低。

所以我们先不要讨论大学是否适合、是否必要教创业,先想想大学是否适合、是否能够教我们如何结婚吧?

这个答案我想很明显。

唸过大学的你我,的确都在大学里认识异性、结交朋友,但我们几乎都不会在课程上学到如何踏入婚姻、如何维繫婚姻,或者如何生出小孩、教养小孩。

关键是提供环境跟体验,而不是给予课程或教材。

以结婚这件事来说,大学其实是提供环境,包括让人成长、认识伙伴的好地方,而不是用课堂跟教科书,告诉你如何追女友、如何发好人卡、如何维持关係,甚至如何嫁娶、怎幺选婚宴场地、如何找房子、如何成就美满人生的地方。

我们不会期待在大学里学到如何结婚,我们都是跟亲朋好友、有经验的长辈请教如何维繫婚姻,而多数人都是在实体活动、交友网路跟脸书上找到另一半,而不是大学的课堂上。

而高度个人化、差异化的创业这件事,显然比婚姻还更难传授,也是多数教授没有经验的。 如果连「结婚」这幺普遍的事情,都不适合或不需要在大学里教,为什幺我们期待大学可以开出实务而客製化的创业课程?

那幺,大学应该开创业课程吗?

所以,如果大学不适合、不需要开授创业课程,或根本不应该开授,那大学跟创业者该分别怎幺办?

你可能会问,台湾的大学氛围不适合,体制保守僵固、师资来源有限,但硅谷总不是这样吧?例如去年全球最有名的 一堂创业课 ,也许是 Stanford 资讯科学的 CS183B 课程,由该系辍学创业的校友 Sam Altman开授,并邀请着名创业者、投资人与硅谷重量级讲者授课。

但在我来看,这其实是不得不然。

即便是以创新、创业、创作闻名的 Stanford,以及美国整个高等教育体系,也被美国创新教育研究者批评为「对于学术过于投入、反而阻碍创新 」,在美国具有产业实务经验、专注创新教学的师资一样不易获终身聘,也持续遭遇学术同侪的排挤。

但因为硅谷的创业环境不断优化,创业年纪不断降低,因此 Stanford 目前竞争学生的对象不只是 Harvard, Berkeley, Caltech, MIT,也包括潜在的创业机会与吸引人的大企业。

反观台湾,经过多年的教育改革、普设大学,人人该念大学、大学人人可念,已经成为普遍的信念与社会现象。

因此,短期内大学的确是九成以上创业者都会经历的教育经验,那幺提供创业者的态度、知识、技能,的确是大学必须思考的。

但从投资与创业的经验来说,创业所需的态度、知识、技能,其实多半在生活里与职场上可以习得,唯有对自我人格特质的启蒙、认知、掌握,需要在大学或甚至更早以前进行。

创业无法学习、只能体会,如同婚姻,重点是婚前的準备跟婚后的心态,而不是对婚姻有多少「知识」、「技能」。

教授跟学者的责任与专业是培育未来的学者,进行前瞻的学术研究。创业不该是教授跟大学的职责所在,说真的,别再折磨没有创业经验也不知道创业该怎幺教的教授了。

那创业该不该教?该不该学?

当然有必要,但在现有的台湾教育体制跟大学型态之下,比较有效的可能性会在体制外教育跟创业机构,还有一个完整而多元的创业生态圈。

这也就是我们创造 AppWorks 的核心信念,一个彼此扶持、相互分享、共同创造的 创业者社群 。

与其让大学教创业,不如让创业者办学校。如果你对这样的学习方式或创业体验有兴趣,欢迎 申请加入 AppWorks 加速器 #11。

相关推荐
申博手机安装app|引资通信|话题影音|网站地图 申博开户官网 申博现金网88元彩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