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企业世界 >从他们开口怒吼「金斑巨蜥」的那天起,泰国不一样了──《泰王的 >

从他们开口怒吼「金斑巨蜥」的那天起,泰国不一样了──《泰王的

[2020-06-17 10:53] 来源: 申博手机安装app

从他们开口怒吼「金斑巨蜥」的那天起,泰国不一样了──《泰王的

警告:《泰王的新衣》因内容「侮辱泰王」而被泰国警方列为禁书。凡于泰国进口或散布者,将面临最高三年之刑期或六万元泰铢之罚款。

今天泰国的动乱,其实是两项冲突交织的后果:一是泰国最有权势的人秘密发动、鲜为人知的王位继承战争,一是全国人民争自由、争平等的斗争。这两项冲突的关键都在同一个议题:王室与菁英的权力与特权。

此外还有一项形成这故事背景的第三项冲突:真相之争。许多世纪以来,统治阶级一直用自己的一套现实版本强加于泰国百姓身上,而且镇压一切异议杂音。

上週新闻里充满了关于泰国爆炸案的各种影片,似乎还在耳里重複着惊叫、逃窜与炸裂声,这个礼拜就已经一片沈寂。印象中泰国总是常常发生动乱,动乱来源好像常常是红衫军,但又总是很快便平抚,重新变成一个好吃好买又好玩的旅游好地方。即使是这回在四面佛与百货商圈的大爆炸,居然也可以在隔天立刻恢复平静,继续开放参观游乐,而台湾的媒体,也在没有新的爆炸画面之后,毫不犹豫地放弃追蹤这个事件,究竟与(老是背黑锅的)红衫军有关,还是恐怖攻击,或者,有其他可能?

对此,只能套句乡民的话:不意外。我仅仅在多年前去过曼谷一趟,对那里的印象极佳,但也从来没有认真想过,总是在新闻里出现的红衫军,究竟为何而乱,直到我因为好奇,翻开了这本《泰王的新衣》,才发现这个我一直以为跟台湾很像的国度,某方面居然还比较类似北韩、中国等专制国家。

简单说来,以平民为主的红衫军是「非保皇派」,而以象徵皇室尊荣的黄色为代表的,则是以泰国政治菁英为首的「保皇派」。但是,纵使是「保皇派」,也有许多不同算计,有的人为了利用皇室敛财寻欢,有的人想要斗垮政敌,有的人虽在现今泰国国王拉玛九世庇荫下仕途得意,却也暗中阻止好色贪财的王储继位,甚至利用国王暗中支持的军事政变斗垮人民爱戴的塔信总理⋯⋯

听起来,这个「红衫军」跟一般我们理解的抗议民众,好像没什幺不同,但如果深入了解泰国的民情与法律,就会发现,其实要公然反抗泰王及权贵政权,泰国人民甘冒的风险与代价,比台湾人民要高上许多!

泰国刑法第一百一十二条规定:「任何诋毁、侮辱或威胁国王、王后、王位继承人或摄政王的人,得处以三到十五年徒刑作为惩罚。」泰国不仅维持着这项法律,而且当局还以极广的角度诠释这项「亵渎王室法」,任何有关王室的公共言论,必须以美化到几近荒唐的官方版本为準,只要稍有逾越便会招来多年的牢狱之灾。说的是不是实情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你说的话有没有损及王室形象。

然而泰国王室之争确实是近年来泰国政治社会局势纷乱的重要关键,想要完全遵守泰国法律并详加说明泰国局势,几乎是不可能的;避开关于王室成员的描述来讨论泰国政争,就像必须解释鸟为什幺会飞而绝不能提及翅膀一样困难。

「亵渎王室法」源自每个专制国家都必须藉以巩固政权的政治神话,将国王与信仰结合,并在贪污腐败的现世里,成为安慰人民(而非实质给人民更好生活)的心灵慰藉:「至少我们还有一个仁民爱物的国王」,于是这项在我们眼里看来简直莫名其妙的「亵渎王室法」,从王室衍伸到整个国度,从法律层面扎根至心理甚至生活,就连Lady Gaga在2012年的泰国演唱会之前,于Twitter上开玩笑说要在泰国买劳力士假錶,都遭到泰国人群起抗议,甚至连泰国智慧财产权部总监都发表声明谴责Lady Gaga这篇贴文,并要求道歉。

理解了泰国这种几乎从里到外、从虚到实,无所不在无所不包的「爱国、爱王」标準后,再来看被视为「非保皇派」的红衫军,不难想像,他们是在对抗什幺样的巨大社会压力。

2010年5月,代表「非保皇党」的红衫军在曼谷市中心发动要求重新选举的大规模抗议,引来军方装甲车强势镇压,之后有人在曼谷市中心十余处纵火,死伤九十一人。而军方政府在事后下令禁止一切政治集会,并竭力扭曲事实,刻意淡化死难悲剧与血腥镇压,只强调纵火攻击,一方面更告诉国人:政府不仅没有杀人,甚至没有伤人。

市区里漆着这样的巨型标语:

一切都会好的,一切都会好的,一切都会好的。

一切都会好的。这让人无法不想到,《我们最幸福》的北韩。再更进一步思考,台湾的新闻里「XX调查显示台湾人民幸福指数」总有过半甚至八成的高分,这种种手法雷同的催眠术,在我们自己身边也不少见,很难为自己身在台湾而庆幸。

总是自由、欢乐、面带笑容的泰国,或许很难得发生这样的抗议事件,但也不是第一次。回溯1976年,极端保王派民兵、警察以枪械弹药刀棍武器攻击在国立法政大学发动抗议的学生,进行一场官方后来极力隐藏真相的大屠杀,暴徒凌虐学生致死,并继续攻击、羞辱他们的遗体,然而在泰国历史上,这件事则是一笔勾销。反对异议人士或当场被凌虐至死,或下狱、或逃亡,而民众唯一的消息管道,便是催眠般的官方说法。

我记得,《人类大历史》里提过,智人之所以与其他动物不同,之所以在演化上胜过尼安德塔人,是由于他们发展出了语言,知道如何八卦,如何更精确地传达并保留经验,让所有人都记得同一个经验教训。

然而讽刺的是,发展至此,人类竟也知道如何操作语言,扭曲历史,加速遗忘而非帮助记忆重要的事件。

在2010年9月之前,面对这样的政府,泰国人对于1976年那场大屠杀,只能在每年特定日子,在庙宇与纪念碑前陈列死者照片,这样丧礼式的纪念方式,其实也同样出现在台湾面对白色恐怖与二二八事件的悼念仪式上,或许可以称之聊胜于无,但台湾的社会运动环境远不如泰国严苛,一半或能怪罪政府洗脑教育成功,让人民疏于记忆,另一半却得问问我们自己,是不是真的关心过,是不是真的愿意回溯、愿意思考、愿意醒觉并以实际行动回应。

在1976年大屠杀后在狱中关了两年的学生运动领导人,对于2010年5月那场抗议与镇压,悲观地说:

就像是这次事件(1976大屠杀)从来没有发生过,或虽然发生过,但唯一的价值只是教人如何淡忘一样。

没有正义的和解将再一次出现。 失去的生命与灵魂将很快成为一堆没有脸的名字,之后成为一堆统计数字。他们的故事也将归为沈寂。

然而,2010年九月的一场红衫运动,聚集了超过万名平民,他们没有组织,应当是一盘散沙,但他们挺身违背错误的法律,走上街头,众人高喊:「金斑巨蜥。」

金斑巨蜥,那是泰国人特别痛恨的一种动物,如果要翻译成我们能理解的文字,他们喊的是:「那混蛋下令杀人!」而他们唾骂的对象,正是绝对不可侮辱的泰国国王:蒲美蓬·阿杜德。

这个口号,回应了2010年五月的那场镇压,或许也遥遥回应了,1976年那场残酷的学生运动。

万余人一起高喊的口号,台湾人听起来或许不怎幺了不起,但却让他们每一个,都变成了违反「亵渎王室法」的现行犯,并且在绝大多数泰国人眼中是几近叛国的行径。

台湾人嘛,依照早该废除的集会游行法申请路权在大马路上走个几趟,就要被用路人怪罪妨碍交通了。如果身在泰国,要怎幺想像情愿冲撞法律也无法继续沉默的心情?

泰国人在怒吼「金斑巨蜥」后,再也不一样了,我们呢?在不停声明与要求别人「中立理性客观」之外,能做些什幺,让我们爱的土地更好,而非乡愿地得过且过?

警告:本书因内容「侮辱泰王」而被泰国警方列为禁书。凡于泰国进口或散布者,将面临最高三年之刑期或六万元泰铢之罚款。

《泰王的新衣》 from Readmoo电子书

Photo from flickr cc by OggiScienza

相关推荐
申博手机安装app|引资通信|话题影音|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金冠app官方下载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国际乐虎手机版